Photo Credit, Michael Macor, SF Chronicle_1.jpg  
本文同步授權刊登於天下雜誌換日線】    Photo Credit:Michael Macor,SF Chronicle

舊金山一向以自由多元、兼容並蓄的城市文化自豪,這樣一個城市,自然在公共藝術方面格外有看頭。今年四月,為期 3 週的大型公共裝置藝術「Intrude──白色巨兔入侵」,徹底征服舊金山市民的心。

5 隻栩栩如生的巨型充氣白兔,或坐或站、或躺或趴,以慵懶的超萌姿態佔領舊金山市政廣場,一到夜晚,巨兔甚至會全身閃閃發光,成為 Instagram 上最夯的拍照景點。在無害的充氣白兔面前,大人也卸下心防,流露出孩童般的天真笑靨,一夕之間,市民廣場似乎成了舊金山闔家大小的天堂。但是,真的只有這樣嗎?

F1463107542892.jpg  

Photo Credit:flickr@Doug Letterman CC BY 2.0
 
呆萌背後的「百年兔災」

名為《入侵 Intrude》的這項公共裝置藝術展,主角是 5 隻身形高達 700 公分的充氣白兔,由防水耐熱的尼龍打造,經過多項工程測試,可生存於各類嚴峻氣候條件之下;裡頭的 LED 燈泡,能從白色通透的尼龍布穿透出來,讓白兔們在夜晚散發出迷人光芒。

以童話世界純潔的兔子為創作主題,其來有自。澳洲的藝術家 Amanda Parer,透過藝術手法將兔子巨型放大,講述的是令澳洲人聞之色變的「百年兔災」,用強烈的視覺幽默,點出人類世界和外來物種相抗衡的故事:

澳洲本來沒有兔子,1788 年,第一隻兔子隨著西方殖民進入澳洲,豢養食用;到了 1859 年,一位英國殖民者,為了打獵休閒之樂,將 29 隻兔子隨意野放,在沒有老鷹、狐狸等天敵的澳洲,兔子竟大肆繁衍,後果一發不可收拾。20 世紀初期,全澳洲估計已有天文數字的 100 億隻兔子,造成當地物種和環境的滅絕,嚴重妨害農畜牧和經濟活動的發展。

這個持續百餘年的「人兔之戰」,是人類史上最嚴重的外來生物入侵事件。

巨兔裝置藝術揭示生態危機

2014 年,第一隻《Intrude》白色巨兔誕生於澳洲雪梨,當時結合燈光、雕塑,和音樂的裝置藝術展驚艷全澳洲,過程中也邀請當地居民參與製作。之後,藝術家 Parer 帶著她的作品從雪梨出發,先後造訪過比利時、法國、英國、義大利、加拿大等國家。

「我希望觀眾不只被兔子呆萌的模樣吸引,也能花時間了解背後的意涵。」Parer 說,我想透過放大版的兔子,讓人們了解野兔威脅澳洲生態的慘痛教訓,同時探索人類的行為如何無意識地危害自然環境。

Photo Credit, Michael Macor, SF Chronicle_.jpg  

Photo Credit:Michael Macor, SF Chronicle

對她來說,兔子是矛盾的藝術符碼。的確,到《Intrude》網站上觀賞原始裝置藝術的作品錄像,再回頭走近她的作品時,白兔乍看天真幽默、安靜討喜,但巨大的形體,卻給人一種寓言故事成真的感覺,實則意味對環境的威脅。使用充氣尼龍材質,凸顯出兔子的脆弱性,以及人類在其中扮演的主導角色。夜晚散發白光的巨兔,襯著配樂,使人震攝警醒,讓人思考起文明世界是否可能被動物侵佔的議題。

雖然澳洲政府用盡各種辦法根絕繁衍過快的兔子,最終透過生物病毒控制住態勢,卻始終無法彌補對環境造成的永久傷害。Parer 進一步闡述,兔子的「侵入」,就像是西方人(歐洲人)進入澳洲後,大幅度改變了那裡的空間一樣,不但引入新的動物品種,還對當地土著發生最直接的影響,至今在文化上都還未能真正融合。

又見《黃色小鴨》?

舊金山是白色巨兔 2016 年在北美巡演的第 2 站,先前到過華盛頓,之後還要造訪多倫多、紐約、休斯頓、洛杉磯、丹佛和孟菲斯。《Intrude》將動物造型予以巨型化,並環遊世界的裝置藝術展手法,令人不猶聯想到前一陣子夯遍全球的《黃色小鴨》。

其實,早在黃色小鴨之前,荷蘭藝術家霍夫曼即以《The Giant of Vlaardingen》挑戰人們的視覺思維,在周圍居民的協助下,利用廢棄木材拼組出巨大兔子,為平凡的荷蘭小鎮 Vlaardingen 帶來新意,刺激居民進一步思索與外物環境之間的關係。

就個人的觀察,《Intrude》公共藝術一案的企圖心其實更為深層,表面上,天真呆萌的充氣白兔,拉近了市民和象徵權威的市府中心的距離;許多民眾紛紛在社群媒體上發言,說白色巨兔們讓他們回到一種童年的單純玩耍心境,超級紓壓。《Intrude》的確帶給舊金山民眾快樂和幸福感,但是聳動的作品名稱和介紹文字帶出來的意涵,不由得令人深思。

我看到偕同小孩參觀作品的父母,認真解釋為何這些巨兔是對環境的一種侵入,並且要孩子思考在舊金山,有甚麼東西、物種,也有可能是一種介入,不禁暗暗佩服這樣的機會教育。

Photo Credit, Jeff Chiu (USNews.com).jpg  

Photo Credit:Jeff Chiu(USNews.com)

可以更「在地化」

《Intrude》以容易親近的兔子為素材,點出深刻的環境議題。呆萌的巨兔若能在「巡迴」不同的國家城市時,和當地民眾有更多互動,會有更深刻的連結。

拿《黃色小鴨》作者的另一經典之作《胖猴子》為例,霍夫曼在巴西聖保羅創作此作品時,不但使用巴西人常穿的「夾腳拖」為素材,整個創作過程都和當地學生共同製作。《Intrude》稍微遺憾的是,在澳洲和歐洲展出時,都保有原本的音樂、燈光、雕塑等元素,並邀請民眾一起參與建構。這次巡迴北美,至少在舊金山一地,這些重要的養分被抽走了,甚為可惜。

公共藝術的後續效應

展期結束後,我返回市府中心,熟悉的公共空間,一草一物,似乎沒甚麼改變。但諾大的廣場,忽然空無一物,看不到原本霸佔此地的五隻巨兔。

一瞬間,似乎更能看清這棟市府建築的樣貌,和周遭的環境變化。也許,公共藝術的另一層美意,是在作品被移走後所留下或展現的原型,人們才會真正開始思索自身所處的環境和其中的關係。

 

~移駕《矽谷,Bonjour》臉書,發現更多舊金山巷弄驚喜~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bulousJazzGirl 的頭像
FabulousJazzGirl

矽谷,Bonjour!

FabulousJazz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